您的位置:

搜狐跌出第二梯队 张朝阳乌镇大会尽显疲态

时间:2016-11-17 16:33:35

11月16日,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热气腾腾地举办,三百多家互联网企业纷纷亮相,国内外巨头齐聚一堂。如此阵容豪华的互联网盛会,自然少不了在20年前风华正茂、领军互联网的搜狐CEO张朝阳,不过,不知是否为公司发展焦虑过度,这两天的张朝阳疲态尽显,多次打瞌睡不说,连衣服都是破的。

11月16日,身着黑色呢大衣和牛仔裤的张朝阳与联想CEO杨元庆一同来到会场,与杨元庆得体的蓝色西装相比,张朝阳呢大衣背后的开叉位开线却让引发了记者们的怜惜:搜狐的收入看来已经难以支付张朝阳一件新的大衣。

更尴尬的是,从2015年开始,张朝阳每年都要在互联网大会上“睡过去”,台上是习主席的视频发言,台下是昏睡的互联网大佬张朝阳,《新闻联播》镜头扫过,全国人民都感到了张朝阳的疲惫。

纵观中国互联网圈,不得不说热闹只属于BAT,二三流的孤军始终不是媒体或投资者关注的焦点。而作为曾经四大门户之一的搜狐也和今天的张朝阳状态相似,愈现颓势。虽然一周前开了个“WORLD大会”给自己加戏,但仍旧难掩掉队冷场的尴尬。

业内外对搜狐前景的看空并非毫无根据。搜狐最新的2016年Q3财报显示,期内搜狐营收仅4.11亿美元,同比下降21%,净亏损6500万美元,预计Q4净亏损还将进一步加大。事实上,从2014年年初至今,亏损已经成为搜狐的常态。美股市场上的搜狐,表现自然也不尽如人意,低位徘徊而不见机会。不禁让人产生疑问:以门户起家的搜狐在错失移动转型机遇、丢失内容阵地后,还能撑多久?

闭关一年的张朝阳大概也终于按耐不住了,在11月9日搜狐WORLD大会上,张朝阳扬言称“要全面回归搜狐管理”,或是自我打气,或是安抚众人情绪。张朝阳还说,“一段低潮不代表永远的低潮,希望在中国互联网的下半场重回舞台中心,其实现在的资源还是很好的,我们有搜狗输入法,有视频、新闻,站位还是不错。”

“还是不错。”透露出的更像是张朝阳的无奈,因为搜狐的资源和站位其实并不乐观,我们不妨掰开来细说。

先说新闻客户端,面对老牌对手网易、腾讯和来势汹汹的今日头条,搜狐的市场占比始终拿不出手,偏偏这类APP又具有较强的排他性,少有用户同时使用两种以上的综合新闻类客户端,因此,搜狐想要实现突围就更加不易。据说,张朝阳用了不少专业词汇介绍自家APP:两年多内迭代7次,形成编辑流、推荐流、频道设置、搜索场景以及社交产品,视频自媒体也和谐嵌入,实现跨APP调用。然而横向比较其他竞品就会发现,当大家已经在玩视频、搞直bo、强调社交互动时,搜狐丝毫不具备差异化优势。

再说最砸钱的视频业务,2014年以前,搜狐曾经因为引进大量正版高清美剧俘获了不少用户的芳心,然而随着广电总局对进口剧集一声禁令,用户们又不得不放弃搜狐视频,回到字幕组的怀抱。不过,真正压垮搜狐视频的是那些高价的头部内容版权,各大视频网站都在为热播电视剧的版权费苦撑,为了谋求一席之地,搜狐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。张朝阳说,“秀场模式之后直bo会向价值模式传播”,现实却是,“漂亮姑娘吃饭发呆和无厘头网络神剧”仍是收入源泉,所以当张朝阳再说“搜狐视频的自制剧是良心出品,你们抓紧时间赶快投,我们亏大了……自制剧到一定程度会收费”的时候,不禁让人有一丝理解之同情,现实就是残酷得无法想象。

最后来说游戏,搜狐已经在上个月底向其子公司——游戏板块的畅游协议借款十亿元用于公司运营,背后的原因是Q3营收仅为2500万美元,同比下滑54%的搜狐视频急需补血。但出手“相救”的畅游也并非盈利可观,数据表明,畅游Q3营收1.34亿美元,同比下降28%。张朝阳被问到明年畅游有何计划时曾经答道,“回归本质,放弃做全球平台计划”。早就有投资者断言,无论是端游还是手游,畅游多款产品已经进入衰退期,是该收回野心了,而纵观搜狐整个在线游戏业务,Q3收入较2015年下滑42%之多,怎么看都难以成为拳头业务。

搜狐各板块业务都在走下坡吗?当然也不尽然,如果把“改姓腾讯”的搜狗也算上,那么搜狐还是有“赚到”的。据搜狐财报披露,来自搜狗的Q3营收为1.66亿美元,同比增长2%(而不是搜狗自称的9%,全场玩家都在以美元计数,怎能到搜狗就改用人民币扮靓报表?)。有趣的是,当面对“怎样平衡搜狐视频和资本之间关系”的问题,很差钱的搜狐还是表示自身有融资渠道,不接受腾讯投资。张朝阳称,“不相信这种投资,因为从运作方面、集团协作方面会带来问题,我们已有过尝试,搜狗吸收了腾讯投资。”这番话引得外界更加笃定搜狐与搜狗间隙加深的传闻。因此,即便搜狐想借光搜狗的人工智能讲故事,搜狗会否反哺旧主也成为问号。

当我们把张朝阳口中的“矩阵”如上拆解,不难发现,搜狐的困顿像极了三流互联网公司,翻身的机会也十分渺茫,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大佬张朝阳也难力挽狂澜。事实上,张朝阳为救火搜狐,已不是第一次重出江湖。有报道统计,2010年至今,张朝阳曾经三次高调回归:2010年,张朝阳规划了四大战略——搜索引擎、视频、游戏和Web2.0,在Web2.0方面主要整合微博、博客等内容产品,不料被新浪微博逼到铩羽而归;2013年,张朝阳亲自出任搜狐视频的代理CEO,然而业务亏损下滑比今时今日还惊人;2015年,张朝阳第三次复出,重心却放在了门户改革上,可谓战略性失误。

张朝阳总爱把“理想”挂在嘴边,但当理想一次次被现实拍下悬崖,江湖如何重拾对搜狐的信心?英雄迟暮,再无时势可期待,在风云变幻、高手林立的互联网战场上,但愿搜狐还有底牌。(来源:新浪内蒙古)

返回顶部